栏目导航
墓地新闻
联系我们
一校区:美院点校区
二校区:长安南路校区(西安市长安南路58号)
电话:18502955858 15339265858 029-89311989
当前位置:主页 > 墓地新闻 >
殡葬条例20年后大修,畸形“坟地产”能否终结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8-09-09

  日前,殡葬办理法令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,正式发布,这是《殡葬办理法令》1997年施行以来的初次大规模修订。该征求意见稿提出,统筹建造公益性公墓,从严批阅建造运营性公墓。民政部官员在承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此次殡葬办理法令的修订,首要的方向有两个,一个坚持殡葬工作的公益特点,一方面要加大殡仪效劳产品的供应。

  坚持殡葬工作的公益特点,运营性公墓“从严批阅”,该条款显着针对的就是“天价墓”。这一规则,给变形的“坟地产”经济,敲响了警钟。

  这些年来,打着“特大城市周边”概念的陵寝举着“性价比高”的大旗异军突起,“坟地产”空前昌盛,墓地价格不断刷新高,甚至出现墓地价数倍甚至十倍于房价的现象,由此衍生出“死不起”的实际焦虑。

  那么,“坟地产”何故会火爆,首要是因为法令开了“运营性公墓”这个口儿。墓地居然能够“运营”,这样的形式在全世界都非常稀有。我国的没有私有土地,土地归于全民所有,“运营性公墓”的本质,就是殡葬企业贱价从政府那里获得土地,再以昂扬的价格卖给民众。这种将公共资源倒手转卖,赚取独占暴利的形式,美其名曰“运营”。

  “坟地产”到底有多暴利,我们从两家“坟地产开发商”的上市公司财报中,能够略窥一斑。2017年在港股上市的万桐园,其毛利高达81.9%,同样是在港股上市的福寿园,毛利更高达86.78%,直逼茅台。福寿园的财报还显示,2017年该公司单个墓地均价达到10.24万元,而且这个价格每年基本以20%的速度在上涨。而其获得的土地本钱却低得不幸,从2013年到2017年的福寿园财报显示,其土地本钱在墓地效劳的出售及效劳总本钱中的占比均不到15%。

  “坟地产”的变形昌盛,背后还有地方政府的推波助澜,人为制作稀缺。一些大城市公益性公墓的供应严重不足,逼得民众只能高价抢购运营性公墓,抢完本地抢周边。巨大的供需缺口之下,运营性公墓价格越炒越高。以上海为例,一个墓穴价格最高被炒到近30万元。因为买不起本地的墓地,上海人这些年来不得不姑苏等地争购墓地,导致周边城市墓地价格飞涨,以至于姑苏上一年不得不制止上海人到姑苏买墓地。

  毫无疑问,“坟地产”的昌盛,是建立在民众的苦楚之上的。生无栖息之所,死无葬身之地,这对一些中下收入民众而言,已不是骇人听闻。有人说我国人多地少,从节省用地的视点出发,所以要严控墓地建造。但与此同时,“运营性公墓”却仍然能够获得大量土地,建造各种奢华公墓,形成惊人的土地糟蹋。两相比照,岂不是自相矛盾?

  殡葬法令20年后大修,总算开端收紧“运营性公墓”,这个口儿了。其实,“坟地产”不只要“从严批阅”,这个形式应该提前制止才对。从全世界经历,为国民供给墓地,这是一种基本的公共效劳,人人平等享有,有必要像房地产那样,制作“经适房(墓)”与“商品房(墓)”的差异吗?

  正如这次殡葬法令大修所着重的,殡葬应当持公益特点,殡葬归于公共效劳。既然如此,就不该人为制作不同和不公。遍地高价墓,抢坟如抢房,是对殡葬文明的莫大挖苦。殡葬文明,首要是办理的文明,殡葬法令应当旗帜鲜明,对变形的“坟地产”说不。提前封杀“运营性公墓”,终结“坟地产”经济,让民众不为殡葬而忧,这是社会一起的期盼。